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奥巴马学技术

这年头,不学点技术奥巴马也为难!!!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引用 文学作品的非文学功用  

2010-07-12 16:47:08|  分类: 读书教育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

引用

南桥文学作品的非文学功用
时下正值暑假,正是读书好时节,那么读什么书呢?用句高考作文题上的话来说,应该仰望星空也要脚踏实地。盖瑞森·凯乐说过一句话,他60多岁了,人生苦短,他决定戒掉一些不良嗜好,其中之一,是看俄罗斯小说。不过别忘了,凯乐这话是当玩笑讲的,他依旧热心地主持《作家年鉴》节目,写小说,看小说。

应该承认,如今的阅读和以前大不一样了。以前读小说,甚至写小说,都是一个时代少有的娱乐之一。俄罗斯天寒地冻,人在家没事烤火,以前又没电视看,于是小说都写得很长,太烂的直接扔火里。你再看勃朗特姐妹,在家闲着没事写着玩,一不小心,写出了《简爱》、《呼啸山庄》这样的经典来。如今经济萧条,什么都缺,就不缺娱乐。我的博客读者还挺多,但是超过三段人家都懒得看完。这在一定程度上反应了当今阅读的一个现实。

造成不读书的原因很多,狭隘地讲究“实用”便是其一。平日青少年看一些闲书,如文学书籍,一些长辈会跳出来指责你不如看些有用的,如四级考试和单词书。在我看来,这些书有一些写得很差,在方法论上出现谬误,让人误入歧途,那才叫没用,纯粹浪费时间。而好的文学作品,至少让我进入了一个新的世界,让我短短的生命得到延长,让我活一辈子等于几辈子,你说到底谁有用?

多读点文学作品有好处,人们常以陶冶情操修身养性附庸风雅装点门面来解释读闲书,忘记了读书本身的乐趣,就是阅读的一个名正言顺的原因,什么也不用再说。

如果真正追究,我发觉“闲书”有时候也发挥着休闲之外的实际功用,统称非文学用途的文学作品:Non-literaryuses of literature。例如———

军事:斯陀夫人的《汤姆大叔的小屋》,让人重新反思黑奴现状的合理性,继而引发美国南北战争。在中国,柳永的一句诗词“三秋桂子,十里荷花”,被一位皇帝粉丝看到,遂生入侵之心。《鹤林玉露》记载:“此词(柳永《望海潮》)流播,金主亮闻歌,欣然有慕于‘三秋桂子,十里荷花’,遂起投鞭渡江之志。”

政治:厄普顿·辛克莱的《屠场》直接推动了1906年《纯净食品及药物管理法》的通过。至于萨特、品特这样的文学家从政,或是丘吉尔、曹操这样的政治家同时也是文学家,例子更是不胜枚举。政治和文学往往分不开。为了争夺话语权,争取对人心灵的影响,文学家被政治家迫害的事情,不时会发生。有些政客宁可错放一万个江洋大盗,也不放过一个与其宣传相悖的作家。

医学:我们学校一个同学在医学院任教,她用《李尔王》来教老年痴呆问题、用《长夜漫漫路迢迢》教毒品成瘾问题。她还为此获取了州基金支持,用戏剧来开展医学教育。另外,1990年,俄亥俄的一所大学设立了一个跨文学、医学和生物医学的研究中心(The Center for Literature,Medicine,and Biomedical Humanities at Hiram College),以跨学科的方式将文学和医学结合起来。

管理:这个用途可能使用最广泛。哈佛商学院教授罗伯特·科尔斯(R obert Coles)从1985年就在哈佛商学院开设文学课程《从文学学商学》(The Business World:Moral andSocial Inquiry Through Fiction)。课堂教材是菲茨杰拉德、索尔·贝娄等大家作品。无独有偶,康奈尔MBA教授詹姆斯·舒莫特(James W. Schmotter)也用梅尔维尔的作品《代笔者巴特贝》讨论企业的社会责任,用狄更斯的《艰难时世》讨论资本主义的本质。兰德的小说《亚特拉斯耸耸肩》还被列入一些商学院教材。美国一家银行甚至以将书列入教科书为前提条件,决定是否给予西弗吉尼亚一所大学的商学院几十万捐款。或许我个人有偏见,但管理学是一门十分空洞的学问,业余再不看些文学作品,学生出来就更没有文化了。彼得·德鲁克(本人也写过不少文学作品)说过,管理(management)的第一个音节是“人”(man)。文学是人学,一部好的作品,比任何管理案例都更能说明具体的人在具体环境下的具体行为。说典型,它胜过你所有精心策划的定量研究,说具体,文学作品的细节超过你所有的定性研究。

经济:弗吉尼亚大学教授保罗·坎特(Paul Cantor)是莎士比亚专家,写有《文学和经济理论》一书。美国有文学教授曾在经济学期刊《奥地利经济评论》上,以文学角度去分析经济问题。大家如果常看《金融时报》约翰·凯的经济专栏文章,也会发现此公用起文学典故来如数家珍。他甚至说21世纪的商业大师就是托尔斯泰。

文学是虚构,但是虚构不是胡扯,他将人放置在十分具体的环境里头,让人对当时的社会,可以有一个比读历史书更为深入的了解。你未必可以通过小说了解更多事实,但是小说营造的真实是另外一种真实,是相对于其背景的真实,这种真实让你得到的不是事实性的真实,而是认知的真实。正因为这个原因,我发觉一部《布鲁克林一棵树》的小说,让我对20世纪初美国社会的了解,超过了十来本描述当时社会、历史的非虚构书籍。它甚至帮我认识今日美国人所作所为的一些深层原因。

对爱好者来说,喜欢就喜欢,不需要这些特别的理由。这些例子是给不爱看闲书的人写的。人的目光不能太短浅。人不能老想着一些有用的专业书,或许转眼成为废纸。就在本周,我们还把一堆IT书籍扔掉,很难想象,2003年才出的书,到了今年,除了当废纸回收,什么用处也没有。而一些所谓的“闲书”,还会一年一年被人看下去。

原载于2010年7月11日《南方都市报》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06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