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奥巴马学技术

这年头,不学点技术奥巴马也为难!!!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还有什么比父爱更加深沉-献给父亲节  

2012-06-17 20:02:48|  分类: 网络博文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老爸,常常坐在门前的老槐树下,不再有烟抽的日子,而是安静的嚼几粒花生米,神情里带着对往事的回味。也许怀念年轻时的风风雨雨,大口大口豪饮那些恒久的老酒,在风里云里找到养家糊口的动力。天空的云一拨又一拨牵扯得飞快,但老爸依旧淡定如山。

 老妈,总是把纺车摇得咿咿呀呀,停下又响起,迭落又迭起。卷着草皮儿的手,麻利如绣花。在灵活的指端,还可以觅见旧日的精干,在睿智的眼神里,一些沧桑一些慈爱。老墙只能剩一些苍凉的影子,在阴影中唠着家常。旧园子里的秋天愈发的消瘦了,涌动的洪水,肆虐的台风,你们能打动双亲搬离旧园子的决心吗?

 一个星期没看到爸妈,心里有点惦念,并不是怕他们没吃没穿,而是怕他们苦着累着。由于前几天无情的“暴雨”,更让我忧心仲仲那淹没于水中的旧日欢声。

 爸妈养育大我们姐妹几个并不容易,总是风里来,雨里去。妈还津津有味的说着,当年腆着大肚子怀妹妹时,还在忙着做家务赚钱。大的带小点的,再小点的自己睡觉呗。生活是有一点点苦,妈说,但是,到现在一切都忘记了,只有天天惦着你们过着好日子的份了。

 每一个当爸妈的都这样说着。虽然父亲不太爱说话,但从小我们就非常体谅他的辛苦,有好吃的先留给父亲吃了。父亲的酒瘾很大,早早就开始准备了一些小菜,细细品几碗黄酒,吧嗒吧嗒的,我有时会听到爸的肚子里咕咕的叫着,他吃得满足了,就很少吃饭。就靠吃了这些酒的酒劲,他日日在外头帮人家造房子,好象从没有叫苦叫累过,他可是家里的顶梁柱,全家人的主心骨。

 他建的房子又精致又牢固,他虽然带了许多弟子,总是自己一马当先,亲率力为,从没有偷过一分力,对弟子们要求也非常严格,眼睛里容不下一点儿虚伪做作。别人都喜欢叫他来做,他从来不会昧着别人多赚一分钱。那时的农村里,建好房子招待好酒好菜好烟。于是,爸的酒瘾烟瘾非常厉害。

 父亲不仅白天狠命干活,傍晚回家还要照顾家里三亩薄田。常常半夜就起来,给稻田打水拨草的,反正,邻里乡亲,谁都说父亲是个勤快老实人。这么勤快的人,为何总是家贫如洗?一个原因是家中吃的人太多,还要供养我们几个上学。一般农村是很少送女儿上学的,用当地话说,女儿是赔钱货,嫁出去的囡,泼出去的水,早点在家纺线赚钱什么的。但双亲没这样想,他们想孩子们将来能过更好的生活。另一个原因,父亲做人太本实。比如建筑包工,活络的人脑筋一转,能想出众多理由添加工钱,父亲只是拿取他的血汗钱,多余的他一分也不要。所以别看他天天都忙碌着,却什么积蓄也没有,到老年之后,却拉下了一身病,都是年轻时太劳碌的缘故。

 现在,已过古稀的爸爸还总是不得闲。每天收拾着小菜园子,也不舍得放弃种了四十多年的水稻田。我们极力劝说都是无效。想想让他活动活动筋骨也好。但比如刮稻呀插秧呀,他不愿意别人帮忙,我们无法,只好预付钱给别人,叫他们早日先下手为强,他这才没法子,只好东转转西看看的,定要插上手才行。

 这些年来,爸由于肺气肿而被禁酒和烟。他总是慨叹着人生没意思了。是呀,一生与烟酒为伍的他,就少了两个知心的伴侣,怎不叫他老怀难过呢。我们只好常买一些水果过去,给他钱,他就是舍不得自己买,说零食是孩子们吃的。对于麻将扑克牌,他也不会。他也不屑去学,因为他认为,这是对血汗钱的一种亵渎。他只是无聊时偶尔站着看看,便走开了。

 于是没事的他,又跑回家种起了小菜,小菜园子里瓜果蔬菜,琅琅满目。有好的菜,他马上想到女儿们。于是很早就能听到的敲门声,肯定是父亲半夜里起来,把菜侍弄好,大老远的一家子一家子的送过来,却又怕我们上班走了,所以他只得早起。我们苦口婆心的劝说他别送,菜场里多得是,别种,花费精力。他有他的理由,自家种的菜,又新鲜又干净。老的人天天不做事,反而更易衰老。我们就由着他,让他能找到一份情感的寄托也好。

 前几天的台风真是猖獗,把旧家园都浸淫于秽水里,听说放在底楼的煤气瓶都浮了起来,老妈做饭时也只有泡在水中了。我们可以想象在水中端着碗筷的双亲,费力的走着,但是没有什么力量可以把他们从这块充满温馨的旧土地上挪走。原来是郁郁葱葱的后园,现在也是满目疮凉。由于两天两夜水的浸泡,每片叶子上写满沧桑和无奈。阳光一晒,它们将陆续枯萎,真正的秋天降临了。爸爸很心痛的徘徊在这一片园子里,他本打算番莳成熟后,贮藏一些到年后,然后我们去的时候,煮一些我偿喜爱的番莳稀饭给我们喝。他实在不甘心哪,于是他弯下腰,把自己的身体也浸在水中,双手在水下乱挖,终于,他高高的举起一块粉红的番莳,那满是皱纹的脸上乐开了花。傍晚,当我收到姐夫带给我的番莳,我的泪迅捷的流了出来。

 坐在微风里,旧日的时光如老电影般缓缓回放:调皮的我被爸爸举起老高老高,我咯咯的笑着;我因憋气而开始绝食,躲在稻垛角落里垂泪,是爸爸把饭一口口的送进我的嘴里;那次我做错了一件事,从来没责备过我的父亲,一巴掌拍在我的脸上,留下了深深的手痕,我看见他别过脸去,神情恍惚,我想,他也一定在流泪。父爱如山,不善言辞的父亲,原来一直用自己的行为在默默的感知着我,诚信,真情,宽容,就是父亲馈赠给我的最好的礼物。

 风把我的泪痕也悄悄的擦干了。一个又一个节日来来去去,家的故事仍然温馨怡人。原来,我走了很久很远,从来就没有走出过父母亲的眼睛。这不,父亲又打电话过来了:颦儿,晚上妈准备好了饭菜,回家吃饭不?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243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